名医名家
    • 黄衍强:1958年生,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国抗癌协会会员,淄博延强医院院长、学科带头人,主任中医...详细>>

    • 黄飞:女 中医硕士,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中医,后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了《中医基础理论...详细>>

    • 黄帅,男,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专业。
      1992年出生于一个中医家庭。从小受父亲的熏陶...详细>>

    • 王永瑞,男,中医医师,医学硕士研究生,山东临沂人。淄博延强医院肿瘤科主任,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血...详细>>

    • 袁栋,男,中医师,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师从中医专家黄衍强主任中医师。现从事中医药治疗肿瘤、血液病的...详细>>

    • 张利锋:中医师,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运用中医理论治疗胃肠疾病及内科常见病、小儿厌食等近年来对血...详细>>

    • 彭绪理:1941年生,大专文化,副主任中医师,曾先后在市级医院做过多年临床与教学,临床经验丰富,擅长...详细>>

首页 >> 媒体报道 >> 电子图书 >> 白血病患者的新生之路 >> 白血病也不拒绝潇洒

白血病也不拒绝潇洒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4月22日 09:52

白血病也不拒绝潇洒
                                                                        ——记一位慢粒(CML)患者六年的生活里程

    [患者情况介绍]刘纪勇,男,61岁,原北京市民政局干部。1998年2月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初期在北京人民医院治疗,服用单一化疗药物羟基脲,注射干扰素赛诺金。同年7月求治于山东淄博延强中医研究院服用中药制剂祛白丹、祛白胶囊。2001年5月改服瑞士诺华公司新研制的“格列卫”。患病六年身体状况良好,一直坚持正常工作。
    公元1998年盛夏时节,连续多日天空阴霾晦黯,大地闷热乞雨,四野无花无果,这样的日子真是让任何人都兴奋不起来。压抑、沉闷、沮丧笼罩着一切,也包括人们的心情。
    七月某日,一列由北京开往济南的旅客列车在冀鲁大地上向南疾行。车箱内静静的没有喧哗,人们用各自的方式打发这段无聊的时光。
在13号座位上一个中年男人斜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他的妻子董洁在旁边小心伺侯着,一会摸摸额头,一会督促喝水,一直忙乎不停。妻子细心周到得有些异样,似乎在伺候一个高龄的老人,又像是照顾一个幼龄的儿童。“纪勇,去趟厕所吧,济南快到了。”男人点头同意吃力地站起来由妻子搀扶着缓步向车箱一头走去。事毕,洗手时纪勇在镜子中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头发干涩稀疏,脸色灰黄无泽,眼睛惺松无神,嘴唇上溃疡的疼痛使他的面部严重变型,牙龈渗血使他牙齿变成粉红。“喂,漱漱口”妻子手举一瓶矿泉水递给他。溃疡的剧痛让他难以张口,好在妻子想得周道,瓶口里放着一支塑料吸管可以勉强把水注入嘴中。他不能象正常人一样咕咕地痛快漱口,只能吸入一口水用舌头在口中搅动。吐出来的是一口口血水。几十步的行程让他倍感吃力,回到座位上额头已渗出了汗珠。董洁用小手巾给他小心翼翼地擦拭后,安顿他休息:“再睡一会,差不多就到济南了。”“好吧,你也歇会吧,这一道儿,你也够辛苦的了。”他微微张开嘴,轻轻地呻吟着闭上了眼睛。
    碧空如洗,白云嬉戏,绿草无垠。白衣、白裤、一匹白马,一副轻骑从天际奔驰而来。骑手年轻英俊飘逸潇洒,白马矫健威猛步伐轻盈。轻骑从远处奔来转瞬又向远处奔去。天色不知为什么暗了下来,乌云密布,阴风崇崇,草原已到尽头,前面是莽莽的大山。骑士并未恐惧,面带微笑继续向前奔跑。天色更暗,乌云聚在头顶,路变得越来越窄而且杂草丛生。白马碎步前行,逐渐无路可走,骑士提缰拨马准备回身。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拔头返身之际,马失后蹄滚下悬崖。骑士被抛离崖岸抛上空中,然后直线坠落,奇石怪树从眼前闪过,疾风在耳边呼啸,四周漆黑, 树枝刮碎了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皮肉,人还在飞速下降,万丈深渊似乎没有尽头。骑士这时恐惧了,他高声呼喊,空谷的回声震憾着山林也震惊了他自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恐惧到了极点……
    纪勇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妻子捂着他的胸口,急切地喊着“怎么了!怎么了!”他睁开眼望了望,嘴里嘟囔着“没事,没事,做了个梦!”
    此时列车播出了“终点站济南到了”的甜美的声音。
    二
    出站口,老战友方天剑已经等候多时。说是老战友其时是在部队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转业后在省府一个部门当个小干部,后下海经商,小有成就。北京是他常来常往的地方,一年当中总要来京探望几次。听说老领导病了,而且要到山东来看病,于是早早安排了车辆带着司机来到车站等候。方天剑急切地盼望着老领导出站,他知道纪勇是个办事准确极为守时的人,所以并没有耽心“会不会来”这样的意外事情发生。他耽心的是对自己恩重如山,悉心教诲的兄长的病情。
    一个星期前董洁来电话说要到山东淄川来看病,她声音哽噎泣泪而诉。再三追问下才知道纪勇在几个月前诊断患了白血病。好家伙!白血病那就是血癌呀!
    近来电视报刊报道这种病可是不少,没见到有几个能活下来的。方天剑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对纪勇他真是打心里敬重和思念。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些成就有纪勇一大半功劳,因为在部队时自己顽劣不恭,凭借自己的小聪明经常惹事生非,如果落在别的领导手下早就做复员处理了。可纪勇对他耐心打磨,雕琢,锲而不舍,竞使他成了器。指引他走上了正路,并且提了干部。此后他人生的每一步都有纪勇的心血。董洁扶着纪勇走出了站口,着实吓了他一跳,往日精明干练的形象已荡然无存,眼前俨然是一个重病缠身,弱不经风的老人。而半年前他去北京在纪勇办公室看到的还是一个统领着一个不小的机关,神情若定,胸有成竹的领导人,批阅文件,答复请示,下达指令从不拖泥带水,含糊其词。方天剑快步走上前扶住他一支手臂,斜头望着自己所敬爱的人,眼泪已在涌动。纪勇微微扬着头,没有语言,没有表示感谢的话,可眼泪已经流到腮边,嘴在紧闭着,他怕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出声来。董洁嘴颤动着也是强忍着眼泪,用小手绢给他擦脸,嘴里嘟囔着“别哭,别哭!小方接咱们来了,你应该高兴啊。”
    方天剑安排他们住在一个不错的宾馆,安排了一顿不错的晚餐。方天剑的爱人冼灵如也来了。席间极为尴尬,大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语言来改变气氛。小冼给夹菜,“大哥,您这一路辛苦了,多吃一些,祝您早日恢复健康。”纪勇点头接应,含糊不清地说了声“谢谢”。他嘴张不开,口疮的疼痛令他滴水难进。气氛极为沉闷,酒喝不起来,菜吃不下去,没有欢笑,这也就算了。望着满桌的佳肴,不知触动了纪勇哪根神经,他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方天剑和小冼哪见过这阵式,立刻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本来纪勇是走到那里就能把欢乐带到哪里的人。酒桌上有了他立刻就会显得轻松愉快。他可以用幽默的语言,机敏地平衡酒的流向,偷奸取巧
的人逃不过他的眼睛,憨厚实在的人他也不会让你过量。桌上总是笑声不断,酒流不断,最后皆大欢喜。“这真是本事”方天剑曾多次说过。
    见纪勇哭真是稀罕事。在董洁和方天剑的记忆中想不出什么时候他哭过。他是大事难事挡不住的人,畏难的哭、遗憾的哭和被逼无奈的哭,似乎都不和他挨边。他性格刚强,也很少有那缠缠绵绵的眼泪。可面前呜呜恸哭的就是他。董洁说:“确诊以后这段日子他可没少哭。见到家里人哭,见到老朋友他哭,好像变了个人。在他过生日那天,弟弟妹妹为了让他散散心,聚在一起吃饭。大家端起杯为他敬酒,像今天一样开始低着头吃菜的样子,半天没有抬头。大家感到不大对头便和他找话说。谁也没想到把他的头扳起来后,原来他在低头流泪。”在坐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无所适从。

12 3 4 5

所属类别: 白血病患者的新生之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白血病治愈